疫情中的上海“韩国街”
来源:疫情中的上海“韩国街”发稿时间:2020-04-07 14:13:36


“看来欧洲也开始暴发了。”3月14日,杨勇在朋友圈里写下这句话,然后就马不停蹄地开了8个小时,在俄罗斯关闭国境前顺利抵达。这时的杨勇还不知道,等待他的将是一场难忘而特殊的体验。

疗养院为杨勇提供洗漱用品,换洗衣物可以交给护士用洗衣机洗,保洁阿姨每天打扫两次房间。隔离期间,医护人员都特别友善,知道他是健康的,完全没有“嫌弃”他。

根据美联社三月份的报道,在本可以用来密切追踪病毒传播并遏制疫情的关键几周中,由于联邦政府的模糊态度以及有限的检测能力,只有很少的人接受了病毒检测,期间也没有针对感染人数的数据报告,这明显联邦和各州都没有针对疫情的应急措施。

3月31日,拿到护照的杨勇终于解除隔离了。临走前,疗养院院长送给他一盒巧克力。杨勇感激地说,“这14天里全疗养院6个医护人员轮流照顾我,太感谢了!本来是不想回国给祖国添麻烦,没想到反而在俄罗斯给大家添麻烦了!”

【海外网4月8日|战疫全时区】关上车门的瞬间,杨勇长长地舒了一口气:终于自由了。拿到核酸检测结果,与医护人员合影告别,接受当地媒体采访,跟随警察去取车,这是他在俄罗斯豌豆湖疗养院度过的最后一天。

他表示,目前马来西亚公众对于禁令的遵守情况较之以前有所改善。

医护人员送来了俄式辣椒酱(红瓶)和酱油(黑瓶)(受访者供图)

他还介绍说,截至6日,马来西亚全国共因违反“行动限制令”逮捕了6452人,其中567人被起诉。

俄罗斯朋友送的两个口罩 (受访者供图)

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长的凯瑟琳·西贝柳斯(Kathleen Sebelius)告诉美联社记者:“本来美国有两个月的时间来为疫情做准备,显然‘黄金期’已经被浪费掉了。”